田园综合体:难点在于解决要素投入问题 | 乡土

2017-11-13 立事长智库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田园综合体”概念。田园综合体,是集现代农业、休闲旅游、田园社区为一体的特色小镇和乡村综合发展模式,是在城乡一体格局下,顺应农村供给侧结构改革、新型产业发展,结合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实现中国乡村现代化、新型城镇化、社会经济全面发展的一种可持续性模式

建设田园综合体,将使农村生产生活方式产生全局性变革。在田园综合体中,不仅有老农民,更有参与农村发展的新农民。资金投入上,不仅要有财政资金投入,还要引入金融和社会资本。田园综合体的发展,将使城与乡、农与工、生产生活生态、传统与现代相得益彰。

今年5月,财政部确定河北、江西等18个省份开展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每个试点省份安排试点项目1至2个。中央财政从农村综合改革转移支付资金、现代农业生产发展资金、农业综合开发补助资金中统筹安排,支持试点工作。

在田园综合体模式中,农村新产业和新业态如何培育?乡村的特色如何保留?农民的积极性怎样调动?


1没有产业支撑只是空皮囊 
 

完善的田园综合体应是一个包含农林牧渔、加工、制造、餐饮、旅游等行业的三产融合体和城乡复合体。

人们对于“综合体”的认识,大多是从城市开始的。这些人口集聚、交通便利的地标式建筑群,既可以供人们居住和办公,也能提供包括餐饮、购物、休闲等服务。

那么,乡村的田园综合体,又会是一幅怎样的图景?如何让城里人闻到一缕炊烟,以慰乡愁?如何让村里人触碰时代脉动,享受现代生活?

“田园综合体从概念上来说,就是多产业的综合规划、多业态的综合运营。例如,原来是片农田,现在可以观光;原来是所农房,现在可以开家客栈。”

在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有一个田园综合体,串联起当地4个乡镇的12个农业特色产业园,集农产品种植与农业观光、乡村旅游为一体,已初具规模。在吕山乡品尝果蔬园内的新鲜瓜果蔬菜,在林城镇葡萄园的风情长廊驻足赏景,在泗安镇花卉园内欣赏四季的色彩缤纷……每一个特色产业园,都是田园综合体的组成部分,延伸新业态,富裕一方农民。

“农业旅游只是田园综合体建设的重要内容,而不是全部内容。要提高田园综合体建设的含金量,保持田园综合体发展的持续性,还需要在拓展产业链上下功夫。”中国农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刘奇说:“没有产业支撑的田园综合体只能是一副空皮囊。一个完善的田园综合体应是一个包含农林牧渔、加工、制造、餐饮、旅游等行业的三产融合体和城乡复合体。”

财政部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办主任卢贵敏认为,建设田园综合体,不是在生产、生活和生态等领域单一的、局部的试点探索,而是对农业农村生产生活方式的全局性变革。

要通过一二三产的深度融合,带动田园综合体资源聚合、功能整合和要素融合,使城与乡、农与工、生产生活生态、传统与现代在田园综合体中相得益彰。


2防止“脱农”成变相房地产


如果没有农民现代化,没有新型农业主体加入,田园综合体终将是空中楼阁。

当前一些地方建设田园综合体出现了脱农的情况。针对此,卢贵敏表示,要切实保护好农民的就业创业、产业发展收益、乡村文化遗产、农村生态环境等权益。田园综合体要展现农民生活、农村风情和农业特色,核心产业是农业,决不能将综合体建设搞成变相的房地产开发,也不是大兴土木、改头换面的旅游度假区和私人庄园会所,确保田园综合体建设定位不走偏走歪。

如果没有农民现代化,没有新型农业主体加入,田园综合体终将是空中楼阁。在真正的田园综合体里,不仅有着老农民,更有着被乡村吸引、愿意从城市回归乡村、参与农村发展的新农民。对于当地村民来说,不仅生活环境更加舒适,还会有更多的就业途径和收入来源。综合体将为当地百姓提供文旅、管理、农业生产岗位,甚至可以吸引一批返乡创业年轻人开设书院、咖啡馆等。


3营造城乡共生新环境


眼下,田园综合体正成为继特色小镇之后,县域经济的又一投资新蓝海。田园综合体建设内容丰富,涉及面广,对资金、土地、科技、人才等要素有着较大需求。解决要素投入问题成为很多地方探索田园综合体的难点,应该把政府、农民、市场、金融机构各方力量糅合在一起,为农村发展打开更大空间。

对于开展田园综合体试点需要注意的问题,财政部文件提出,按照“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试点先行,各地不要盲目扩大范围,要适应农村发展阶段性需要,遵循农村发展规律和市场经济规律,不能超越地方现有发展条件和违背农民意愿。还对投入资金有了明确要求——“严控政府债务风险和村级组织债务风险,不新增债务负担”。

卢贵敏表示,在资金投入上,要改进财政资金投入方式,综合运用补助、贴息、担保基金、风险补偿金等方式,提升财政资金使用效益。田园综合体建设主体多元,不同的利益诉求决定建设资金来源渠道广泛多样,要通过财政撬动、贴息贷款等模式,引入更多的金融和社会资本。

为了充分调动当地人的积极性,可以村民入股、合作社为主体的方式,调动农民参与到景区及配套设施的建设中。如果抛弃农民、纯粹运用工商资本进行村庄建设,多会以失败告终,而如果由村集体与企业合作,可能会造成双方扯皮,效率低下。

田园综合体与其他模式的最大不同在于,它提出将农民纳入乡村建设的进程之中,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最终实现村民的共同富裕,同时应该以政府投入和政策支持为引领,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激发综合体内生发展动力和创新活力。

关键是确定合理的建设运营管理模式,政府重点负责政策引导和规划引领,营造有利于田园综合体发展的外部环境;企业、村集体组织、农民合作组织及其他市场主体要充分发挥在产业发展和实体运营中的作用;农民通过合作化、组织化等方式参与综合体建设并多重受益。

作为新生事物,田园综合体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在业内看来,这样的创新实践有效地把政府、农民、市场、金融机构各方力量糅合在一起,为农村发展打开了更大的空间。

这是一片共享之地,无论农民还是市民,都可以一起分享自然的馈赠,共同打造这个城乡共生的新环境。对于田园综合体,人们有理由给予更多期待。

< 返回